top of page
  • Writer's picture心藝

《體能之巔: 百人大挑戰》之

Netflix 最近播放韓國實境節目《體能之巔: 百人大挑戰》 已經進入大結局。 相信大家一邊看一邊讚嘆參賽者的耐力、毅力、體力以及意志力。

今次想談談第四道關卡:古代神話之刑。其中薛弗西斯之刑就是參加者需要不斷

地推著大石球上山。這個關卡取材自著名的《薛西弗斯的神話》(The Myth of Sisyphus)。薛弗西斯受罰的方式是:必須將一塊巨石推上山頂,而每次到達山頂後巨石又滾回山下,而薛西弗斯只好再次將它推上山峰,如此永無止境地重複下去。在眾神眼中,沒有比這種永恆的絕望、徒勞無功的懲罰更為可怕。有一天,薛西弗斯意識到自己荒謬的命運。然而,他卻決定再次舉起巨石,重新上山,用自己的意志去承受這苦難,並「享受」著這苦難,那麼在他身上,便沒有了懲罰的意義。

這個刑罰與存在主義Existentialism有著莫大的關係。

存在主義哲學大師卡繆Albert Camus引用薛西弗斯的神話去闡述荒謬(philosophy of the absurd)。他認為人類的生命就像薛西弗斯的不停勞役一樣,完全沒有目的和意義,人生是荒謬的。 但卡繆並不認為人應該絕望;世界沒有意義,但人並不因此要了結自己生命。我們反而應該承認薛西弗斯是快樂的。為什麼呢?因為在把巨石滾上山頂的毫無意義的掙扎之中,有某種特質讓他的人生值得活。人生仍然比死來得更好。而在他看來,意義可以自由創造。

存在主義是表達藝術治療應用理論的其中一種,當中代表有大師Paolo Knill和Stephen Levine。治療師主要利用多元藝術作渠道,幫助個案在生命經驗裡找到新的意義,協助個案利用找到的新意義再次設定生活目標因而漸漸減少空虛和疑慮,去面對各種人生經驗。在我過往的表達藝術治療小組及個案中,不少也應用了存在主義的approach去幫助長者、照顧者、患癌症患者、抑鬱症患者,甚至是青少年等等。存在就是「抉擇」,就是「選擇成為自己的可能性」。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