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Writer's picture心藝

青年表達藝術小組 - 幫助自我覺察

最近,完成了數個治療小組及cases。

其中一個小組是為在職青年及大專生於社區中心舉行表達藝術治療小組。

其實不少同業都會說做青年會很花心力,但我卻感到非常rewarding。

尤其是當初這班對象在報名時向中心表達對參加小組的不太情願,至最後參加者說自己其實很疲累,也希望出席以幫助自己的行動力;我置身其中感受他們的轉化,真的為之感動。

這個小組的困難之處(亦是特別之處)就是出席率。大家已是成年人,每人也有自己生活上的priority, schedule及選擇,報名時已有參加者說中途有大部份節數也需缺席,但會看看小組是什麼來的,再想想最後是否繼續參加。

小組有數位參加者是忠實粉絲,每節也抱著期待的心情準時來到。其他的於頭一兩節出席了之後,真的如他們報名時說自己有其他安排而缺席,但他們卻於最後一節特意回來參加。我對自己說這也是一些安慰。但當我聽到大家的最後整合及轉化之後,才發現這個其實是大獎而不是安慰獎:

恆常參與組員於小組內表達做創作很「爽」很放鬆,且願意表達自己,包括透過視藝想呈現出其他人望到的自己,以及內裏真正有著陰影面的自己;還利用律動及一張紙巾,了解到生活不可控制的情況;以及發掘重新嘗試的勇氣;利用藝術整合了自己的優點或繼續生活下去的動力與希望。(當然,中間也有只參加一節的一位參賽者未必對表達藝術治療小組的形式感到自在及信任,但參加者也會在團隊氛圍下,透過藝術創作幫助表達自己的情緒及感覺。所以出席率其實非常重要。)

偶爾出席者在最後一節的整合分享,訴說自己本來很抗拒或害怕表達自己,不願與人溝通,但運用藝術卻讓自己舒服地做自己、更願意表達自己,更願意與其他陌生人打開自己。

多謝這班青年送給我的大奬。謝謝。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