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Writer's picture心藝

表達藝術之靜觀

最近難得一次終於抽到時間進行兩日一夜的個人retreat 靜修。雖然這兩個月先後完成了三次旅行,但靜修與旅行對我來說是兩樣截然不同的事。 有幸來到南區背山面海的靜修地方。我從囂鬧城市踏進這塊淨土時,大大的吸入新鮮空氣已立刻令我精神為之一振。這個靜修為個人避靜,除基本的關上電話、切斷平常工作及娛樂的連繫外,連進食三餐時都需保持靜默,全程怎樣靜修就視乎自己的時間管理、喜好安排,可以說是全自動導航(這種模式非常適合我自己)。當中除祈禱默想及繪畫外,我最常做的就是靜觀。步行靜觀是我最喜愛的。靜修院依山而建,面臨一片靜海,周圍樹木蒼翠,花開茂盛,不時有蟲鳴鳥叫,清幽的環境寧靜怡人,非常適合利用五感去覺察自己身體及內在的變化。

今次最大的覺察是:以往行得急需要很特意放慢腳步的自己今次可以來得自然地緩緩步行靜觀,不需再刻意告訴自己去調整節奏慢慢行。而且步伐穩如泰山,享受自己置身周遭的當下,風吹草動都聽在耳裡,悄悄地與空間融為了一體,對存在的感恩,與宇宙的連繫有著深刻的體會。

我問自己嘗試步行靜觀已數年,為何今天可以做得到?才回顧自己這一年裏,察覺經常急趕的我立意調整了自己工作、作息的步伐:由以往一星期處理十幾個個案及小組減至四、五個;每星期也騰空出休息日讓自己休息;安排了四個悠閑外地旅行讓自己放鬆。之前,總希望自己以最快速度趕上臨床執業1000 小時的目標,但當自己作出選擇而行,不慌不忙,原來輕鬆自在得多、平衡得多。感恩縱使過去一年來放慢了腳步,我也幸運地得到不少機構、學校給予的機會來到1000 小時的關口。這種身體步伐的轉變、心態的調整,精神狀態的轉化就是為我今天可從容自然地做到步行靜觀的原因。這也是關於body-mind-spirit,由內在影響身體意識,由身體影響心靈的轉化例子。


導師: Agnes Wong 註冊藝術治療師(表達藝術)(AThR) (ANZACATA)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